-言兮兮兮-

YY杀破狼之元宵节兼顾帅生日贺文

让我夸爆靖然然这个神仙!!!!

我永远爱她呜呜呜!!!!!!


靖然mio:

(我赌五毛没人比我发的更晚了!!不ooc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在此先对不起我混血小甜心顾帅和p甜甜了)




“子熹……”长庚几步蹭到床前,从后面环住顾昀的腰,附在他耳边,低低唤了一声。

顾昀一颤,本想推开他,终究还是没忍心,只抬手稍稍把长庚的脸别开一点。

“大早上的,别闹。”

“子熹,今天是上元节。”长庚置若罔闻,反而把他搂得更紧些,语气中透出些许希冀。

“所以?”

“你陪我去街上看花灯吧。”

顾昀看了他一眼,不知道长庚这带发修行的和尚什么时候这么有闲情逸致了。

不对,说是和尚也不太准确。毕竟这小狼崽子,无欲无求的,只是外表而已。

顾昀想着,有些腰疼。

“子熹~”长庚唤的越发温柔,几乎是在撒娇了。

“可别。既然陛下想去,臣当然没意见。”

长庚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心满意足地出去了。

顾昀看着他的背影,暗叹一声。

悔不当初啊。




当晚,月凉如水,夜色甚是温柔,笼罩着万家灯火。

即便是在人头攒动中,长庚与顾昀也显得十分出挑,就像是哪个官宦人家的公子结伴赏灯,吸引了无数姑娘的目光。

当然,那是在她们没看到这两人隐在袖中,十指相扣的手的前提下。

“哎呀!”

只闻一声惊叫,一个少女不知从哪窜出来,不偏不倚,身子一歪,便向着顾昀扑来。

“姑娘小心!”

顾昀也是吓了一跳,伸手欲扶,结果没想到那姑娘执着的很,愣是避开了他的手,坚持着完成了所有动作,倒在了他身上。

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长庚挑了挑眉,也不说话,好整以暇地站在旁边打算看戏。

“一上街就有美人投怀送抱,义父的桃花倒是旺得很啊。”

待顾昀终于送走了那演技拙劣的少女,长庚便似笑非笑地说道。

陡然听他唤出这个许久不用的称呼,顾昀虎躯一震,飞快地组织了一下语言,瞬间便敛了方才正人君子般的模样,转头换上一副轻佻的笑,“身边就站着一个,哪还顾得上那些,你说呢,美人?”

长庚明知他是故意的,却还是微微偏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顾昀却来了劲,抬手把长庚的脸扳过来,说不出的轻浮,活脱脱一个纨绔的世家子弟。

长庚也不反抗,任由他尝试各种姿势摆弄当今圣上这张俊俏的脸。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容忍完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顾昀的手,实在太欠了些。

抬手握住他的手腕,顾昀立刻停下手中动作,有种大事不好的感觉。

长庚稍一用力,便把毫无防备的顾昀拽进了怀里,另一手攀上他腰,倾身上前,两人鼻息相缠,几乎就要贴到一起。

顾昀:“……”

小兔崽子。

“义父刚才,叫我什么?”长庚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眸子亮晶晶的。

远远跟着的侍卫隔着人山人海看过来,立刻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暗自祈祷自己能隐没在人群中。

然而神灵显然不太愿意管他这些闲事,长庚的目光正好在他抬头的一瞬间扫过来,四目相对,年轻的侍卫登时吓了一跳,匆忙重新埋下头。

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长庚有些好笑,也知道大庭广众之下,着实不是干这种事的地方,便站直了身子,却仍抓着顾昀的手,不肯放开。

顾昀试着抽了一下,竟没挣开,便笑道,“怎么,还怕我跑了不成?”

长庚不理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径自拉着他,顺着人流往前走去。

此夜月朗星稀,但花灯璀璨,一盏盏竟比夜空中的灿烂星河还要明亮,似是连九天之上的星辰也想凑这人间的趣味,故此落入了凡尘。

长庚拽着顾昀,一路兜兜转转,来到了一条幽深的窄巷。一拐进巷子,便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仿佛所有的嘈杂都被隔绝在了外面。

巷子里很暗,只有从巷口射进的灯火隐约映出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把他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投在石板铺就的地上,更显亲昵。

“好好的大路不走,带我到这里干什么?”

长庚不语,一直走到了一扇有些破败的木门前,抬手推开门。

年久失修的老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顾昀随着长庚走进去,抬头看了一眼。

墙角结着蜘蛛网,一看就是许久没有人打扫过了,但他们推门而入时,门上却没有落下多少灰尘。

他知道背后主使一定是长庚,却又忍不住好奇,他费尽心思地把他带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前面的长庚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道,“你……上过房顶吗?”

“什么?”

顾昀并不是没听清,而是太惊讶。惊讶于这种离经叛道的话竟然会从长庚口中说出来。

至于上房揭瓦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没干过。要知道顾昀小时候,那可真是猫嫌狗不待见,淘的简直没边。

他的劣迹长庚大多也都知道,有此一问不过是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这房子好长时间没人住了,前两天我让人,嗯,稍微改造了一下,把梯子搭到了房顶上。”

顾昀听着,内心进行了一番深刻的反省,忆起曾经那个边陲小镇上的少年,痛心疾首地意识到,大概是自己亲手毁了一个本应霁月清风的翩翩公子。

然而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他造下的孽,终究还是要让他自己来还。

西北一枝花如是想。

不知道那些人从哪找的梯子,竟和这破破烂烂的房子还挺搭,每踩一脚都要发出一声半死不活的呻吟。

好不容易踏着岌岌可危的木梯上了房顶,顾昀倒也不担心那生满杂草的房上瓦片忽然塌个大洞,一撩衣袍便坐下了。

长庚怎么说的来着?不出意外,应该不会塌。

……这种毫不在意的语气真是怎么听怎么熟悉。

不知道为什么,长庚似乎对“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种莫名的执着,类似的话几年间说了不止一次。

死生度外的当今圣上显然没能看透顾昀满心的怨念,在他身边坐下,习惯性地牵起他的手,垂眸望着车水马龙的繁华市井。

威严的皇城掩在白墙青瓦之后,只露出一角,此时此夜,他们只如普通百姓一般,享受着简单的幸福。

伊人在畔,夫复何求。

长庚凑近顾昀,两手撑在他身旁。不知是不是此刻灯火阑珊的缘故,他眸中的神色显得有些迷蒙。

远方传来钟鼓声声,一共响了十二次。

“子熹。”

“嗯?”

“生日快乐。”

泠泠清月下,两人紧紧相拥。

盛世安康,河清海晏,良人终罢远征。




the end



priest写文的一些特点与高频词汇总

啊真的是很普瑞斯特了_(:зゝ∠)_

五殿阎罗天:

priest写文的一些特点与高频词汇总


写实派的精神相交,意识流的灵肉结合


偶然性的开车,经常性的摸不到车门


除了一些早期bg,题目字数≤4


戏精专业八级的动物


如果被用“人模狗样”形容了,这个人多半长得是真不错


正剧流,爱情戏份似乎相对显少,然而又无处不在


桃花眼


感受下是不是看到一些词汇就能想到某个人某句话或某场景,很有强烈的p式风格


作妖
撩闲
糟心
觑着
堪堪


二踢脚
血葫芦
混不吝


大马金刀
摧枯拉朽
福至心灵
不由分说
不着四六
像个棒槌
像头活驴
严丝合缝
锯嘴葫芦
荒腔走板
尸位素餐
就坡下驴
废物点心
形销骨立
人五人六
八风不动
行将就木
从善如流
面有菜色
仨瓜俩枣
大尾巴狼
蒙古大夫


稀松二五眼
一脑门官司
狗揽八泡屎


猫嫌狗不待见


狗舔门帘露尖嘴 
吹灯拔蜡踹锅台
马王爷有几只眼
不知哪个猴山扯大旗


这回先到这,想到再补